当前位置:首页>政务公开>测绘文化

随 想

遥感院 王学志 [2019-03-13]    【

在海南岛遭遇了一次刻骨铭心的大雪,
在哈尔滨看到了满街高昂头颅的椰壳,
椰汁哪里去了,
是那灵巧的老太婆,
拿了一个吸管,
拿了一把螺丝刀子,
光着脚丫子,
爬到椰树上就地解决。

一觉醒来,
南北调个,
北国四季鸟语花香,
也享受南国人的快话,
这是多少北国人的心语啊!

可地域多是无法选择,
出生在北方,
就要习惯于迎寒风,
斗恶雪,
就要忍受,
冬天来临,
春天还会远吗,
这貌似哲理的折磨!

经历着大雪纷飞的冬季,
饱览着红装素裹的婀娜,
这曾是南国人想实现的祈盼,
也许是北国人想逃过的梦魇。

生长在南方,
要忍受那淫雨的戏弄,
夏天的酷热,
冬季被窝里的卷缩。

南国夏季满地的油菜花香,
蝴蝶泉畔动听的男女恋歌,
不知魂牵了多少北国人的梦境,
南国人早已麻木了
一年四季莺飞草长的时节。

去一趟荒漠旷远的塞北江南,
惹北国的雪雕含泪,
把南国的雨桂林激怒,
世上哪有什么风景啊!
是事物的差别成就了风景,
是美好的生活滋润了风景。

环球同此凉热,
是伟人毛泽东的豪迈气魄,
世界大同,
是不屈中国人的动听心曲。
只有现在,
在习主席的领导下,
人民的心,
不再是暗流涌动,
想去哪里,
哪里的山川就是竞秀,
想去哪里,
哪里都有奋斗的理由。

相关文章